学大雁,别做海鸥

Category : 思维乐趣 / Tags : / Date : 2006.09.09 / /

转载自:落入凡间的带鱼
作者:查尔斯.史温顿 张霄峰(编译)
  
  很容易理解人们为什么喜欢海鸥———俯视礁石嶙峋的海港,我看到一只海鸥在自由地飞翔。它的双翼强劲地向后拍打着,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直到高过所有其他海鸟,然后滑翔出一个个华丽的弧圈。它不断地表演着,好像知道一架摄像机正对准它,记录着它的优雅。

  但是在海鸥群里,它完全变了个样子,所有的优雅与庄严都堕落为肮脏的内斗与残忍。还是那只海鸥,它像炸弹般冲入鸥群中,偷走一点肉屑,激起散落的羽毛和愤怒的尖叫。海鸥之间不存在分享与礼貌的概念,只有嫉妒和凶猛的竞争。如果你在一只海鸥的腿上系上根红丝带,使它显得与众不同,你就等于宣判了它的死刑。其他海鸥用爪子和嘴猛烈地攻击它,让它皮开肉绽、鲜血直流,直到倒在地上成为血肉模糊的一团。

  如果我们一定要选一种鸟儿作为人类社会的榜样,那么海鸥绝对不是个好选择。相反,我们应当学习大雁的行为。你曾想过为什么大雁要排成“V”字形的雁阵吗?科学家告诉我们,在雁阵中大雁飞行的速度比单飞高出71%。处于“V”字形尖端的大雁任务最为艰巨,需要承受最大的空气阻力,因此领头的大雁每隔几分钟就要轮换,这样雁群就可以长距离飞行而无需休息。

  雁阵尾部的两个位置最为轻松,强壮的大雁就让年幼、病弱以及衰老的大雁占据这些省力的位置。雁阵不停地鸣叫,这是强壮的大雁在鼓励落后的同伴。如果哪只大雁因为过于疲劳或生病而掉队,雁群也不会遗弃它。它们会派出一只健康的大雁,陪伴掉队的同伴落到地上,一直等到它能继续飞行。

  这种紧密合作的社会秩序对于雁群的生存和健康发展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然而有时候我们的社会更像是亿万孤独的海鸥组成的群体,人们为个人的利益争吵不休,代价是不得不孤独地承受自身的压力。

Joseph Srebro(讲)李权益(译)

  我一直受到这样的教导﹕「谈论别人是不礼貌的」。不过,今早我要谈的是住在史可亚村,离我们家不远的一个家庭。虽然他们一年只有部分时间住在史可亚村,大多数居民都知道这个邻居,因为他们「很吵」。他们住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克林湖。事实上,他们就住在湖的上面。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以“人”字形从头上飞过。我现在谈的当然是「大雁家庭」。

  最近动物学家发现到大雁飞行时的一些惊人事实。我想与你们分享这些特性,因为它们与教会很有关系。关于大雁飞行有四项事实值得特别注意。

  第一件事实﹕你们知道大雁成群飞行会比单隻快百分之七十吗?它与气体动力学有关。有人跟踪过大青雁从加拿大的詹姆斯湾飞到路易斯安纳的海岸。全程1700哩只需60小时,平均时速高达30哩。单隻大雁无法做到这样。

  我觉得这对任何一个团体,尤其是教会,都显现出一种奇妙的真理。我们都互相需要。宗教并不是一件私人的事,它是个团体的活动。我们常听到人们说﹕「我在树林里独行亦能崇拜神。」然而,事实上基督教并非如此,当我们在树林里独行并没有崇拜神。我经常到阿得兰德克山健行,而且赞嘆造物者的伟大。但是那并没有比交响乐团吹出的笛声具有更多的崇拜。圣经没有提到任何「独行式」的崇拜,单人的行为从不被称作崇拜。崇拜总是发自于一个宗教团体。

  此外,宗教团体提供稳定性,结构性,安全性,以及更重要的责任感。当我们与他人形成一体时,的确能飞得更快、更远,到达我们想要去的地方。一起工作时,能完成比个人的努力加起来更多的事情。

  第二件事实﹕你们知道大雁分担领导工作吗?我曾经认为,大雁以“人”字形飞翔时,在“人”字尖端的那隻就是头雁。但我错了。生物学家现在知道大雁分担领导工作。当前面那隻头雁累了,就退到后面,由另外一隻上前代替。

  在所有团体里面,分担领导是相当重要的。一个人不能,也不应提供所有的领导。我觉得教会尤其要做到这样。过去这一个世纪,教区的领导已逐渐从牧师是唯一掌权者转移到由一群稳重的信徒分担领导。

  我知道有些教会在它们的刊物上给予这些头衔﹕牧师,神职人员等。当然浸信会也这样做了很久。但即使在较传统的教会,还是朝这方向作了些新的改变。圣公会新的正式祈祷文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谁是教会的神职人员?」然后下一个问题是﹕「平信徒的事奉有那些?」回应是﹕「代表基督和他的教会,不论到那里都为他作见证,继续基督在这世上的工作,参与教会的活动、崇拜、和领导。」

  我希望平信徒的事奉和领导在这里进行得很好。你们应该感谢以前留下典范的那些人,也应该祈祷新人具有这样的看法。你们应该问自己﹕「我有参与平信徒的领导吗?」你们需要很多人在教会的“人”字形尖端飞行。这将使哈泽牧师和陈牧师扮演与平常不同的角色。让我用单数第一人称来解释。

  我觉得我的主要角色之一是做个神学家、老师和传道人。耶穌的门徒常称它拉比,意为老师。我想这对教会牧师是个很好的头衔。牧师所受的教育和训练使我们有机会,而且希望有这才能,来藉着传道分享福音。我也是一位牧师,一个在情感和身心都属于我的会友的牧师。神职人员的角色经常被形容是一位牧者,那是「牧师」所代表的真正意义。然而在圣经里,耶穌被形容为「主牧者」。他称自己为「好牧者」。我不认为牧师是个牧者。一群人应只有一位牧者,那就是耶穌,只有他而已。我觉得我的角色像牧羊犬,听从牧者耶穌的指挥行动。耶穌主导一切,牧师则在人群越过生活的旷野中帮忙。偶尔牧师会叫几声,但总是遵照牧者的指示。牧师也会赶走来袭的狼群,他必需知道牧者教导他的各种方向和信号。

  我们也主持崇拜、带领主日事奉、举办圣餐,执行教会的各项传统仪式,例如受洗、结婚、丧礼等等。虽然我们在这崇拜的团体居于中心的地位,我们一直瞭解不能遮盖耶穌基督真正的存在。我们的工作只是主持和执行,然后赶紧离开,使圣灵能在我们之间作工。

  最后,记得我们虽然看起来像是飞在前面,若没有你们的参与,我们会飞得很慢,而且飞得不远。我们是非常需要你们。

  在我的生活中有一件很大的乐趣,就是观看一群雪雁在早秋的清晨从湿地飞起,继续向南迁移。它们逐渐形成“人”字型,边叫边飞,慢慢的远离视线,那就像是听一场交响乐。

  这带我们到大雁飞行的第叁件事实﹕大雁从后面叫。我曾经认为所有的叫声都是从带头的那隻来的。你们知道,士官长带兵行进都要用喊的。动物学家现在说,大雁的叫声发自于后面。

  顺便要提起,这些叫声并非在抱怨﹕「我们到底要飞去那里?为何不留在原处?」相反的,这是一种飞行时保持连繫和互相鼓励的方式。一位科学家说,「它们的鸣声就像以前拉驳船的工人所唱的嘿吼歌。」它们甚至可以调整鸣声的音调来创造出支持和鼓励的交响乐。下次你们听到大雁从头上飞过的鸣声,这就是它的翻译﹕「飞得好!继续前进!你做得到!我们跟随你!」

  我需要告诉你们这在教会的生活中有多重要吗?会友必须与领导者沟通,但不是抱怨或诉苦,或不当的批评,而是用支持和爱心的话语。心理学家已教导我们,沟通对维持关系的重要。教会团体尤其如此。在这里我允许你们善意的叫,常对着牧师叫。但别忘了牧师并非唯一的领导者。记得大雁轮流领导,教会也是如此。不管谁刚好在某个事奉领导,他们需要你的支持和鼓励。多叫一叫,好吗?

  关于大雁飞行的第四件,也是最后一件事实是﹕你们知道大雁伴随落队者吗?当一隻生病或体弱的大雁离开了队伍,至少有一隻会帮忙和保护它。在旧 金山北边的一个小海滩,突然出现两隻大雁。它们令很多人感动,因为其中一隻瞎了,另外一隻雄雁勇敢的牺牲迁移的自由来陪伴它。

  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榜样。保罗在歌林多前书第十二章雄辩滔滔的解释教会是基督的身子。「我们都像身子的肢体一样结合在一起,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另外在加拉太书第六章,保罗提醒他的信徒,「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

  在教区内,有许多方式可以互相担当。在我们教会,有一个执事紧急事奉方案。或许你们也有类似的做法。当我们教会有人处于困境,执事们会立刻发动仔细拟定好的计划,提供食物、交通工具或任何其他所需的。医院探访如何?那不是最美妙的事奉之一吗?几乎每个人都做得到。我注意到你们的周报上印了祷告事项,还有地址,就当它是探访他们的邀请。做这一类的关怀不需受过特别训练。在他们受苦时陪伴就已足够。大雁伴随那些生病、受伤和体弱的人,分担他们的苦难,基督徒也做得到!

  这些就是我们从大雁学习到的功课。若要贴在电冰箱的门上,以下是四个要点﹕

  1.大雁成群飞行会比单隻快而且远百分之七十。

  2.大雁分担领导工作。当头雁累了,就退到后面,由另外一隻作头雁。

  3.大雁从后面叫。他们鼓励前面的大雁继续前进。

  4.大雁伴随落队者。当一隻生病或体弱的大雁离开了队伍,其他大雁会来帮忙和保护。

  感谢上帝给我们大雁飞行的功课。学习它们,那将帮忙你们的教会走过生活的旅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Comments

There ar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传奇 似水流年 绽放 风筝 八月照相馆